天祭ˇ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开学要好好学习啦

变成自己曾最讨厌的样子

大概是圣殿x教廷
刘老三第一视角√
ooc
————————————————————————
  夜深。
  小镇里的人睡得正香。
  教堂的门吱呀一声打开,教堂里的蜡烛被风吹的摇曳。我看着眼前这个手提长枪的银发男人,捏了捏眉心:“怎么样?韩信。”他似是有些疲惫,转身把银枪靠在墙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点头道“一切正常。”
  我焦虑起来,吸血鬼在几个礼拜前扬言要血洗小镇,人们惶惶不可终日,而教廷又是与吸血鬼对立的组织,所以这些日子前来祈祷真主保佑的百姓越来越多。
  我知道教廷有实力对抗吸血鬼,可吸血鬼总是神出鬼没,把人吸干了就跑,从不多做停留。有实力打又如何?根本就不给你机会打。为了安抚百姓,我只好差遣韩信每夜去巡逻。
  于是每天早上我都能看见他缩在被窝里熟睡。
  .....超好看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忙在心中默背起圣经来。
  “刘邦”他突然问道,“你说吸血鬼如果倾巢出动,人类会不会......被毁灭?”我看见他的眼神,比忧伤更多的,是惶恐。我安慰他道:“怎么会,吸血鬼而已,何况还有教廷呢。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
  “刘邦”过了许久,他缓缓开口,嘴皮子像是有千钧重,
  “我做了个梦”
  “梦见因为我的失职,吸血鬼血洗小镇”
  “死者无数”
  “剩下的人,无比愤怒”
  “我被钉在十字架上”
  “就像那些女巫一样,我被活活烧死”
  他低着头,攥着衣角。
  我心疼极了,鬼使神差的,我走过去轻轻抱住他。
  我能感受到他在轻微的颤抖。
  我拍了拍他的背,轻声说道:“不会的,人类不会毁灭,你也不会如此屈辱的死去,都会好的。” 他轻轻点头,手像是不经意的,环上我的腰。

  我以为,那真的只是个梦。
  我没有想到吸血鬼真的有倾巢出动的一天,而且这一天还来得如此之快。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的晚上,韩信实在疲惫,眯了会眼休息,趁着这间隙,成群的吸血鬼化成一只只蝙蝠,遮住了当晚的月亮,遮住了漫天闪亮的群星,遮住了百姓生的希望。
  教廷尽最大的努力保住一部分百姓,可更多的,变成了一具具骇人的尸体。
  没有血流成河,只有尸横遍野。
  百姓几近崩溃,看着亲人邻里的遗体,麻木了。
  他们失神,暴躁,疯狂。
  他们冲向教堂,把里面的一切,几乎是能砸坏的全砸烂,疯狂地撕扯教堂里的画卷和经书。我知道他们为何如此愤怒,因为他们所谓的信仰,崩塌了。
  每天他们虔诚的祈祷上帝保佑,心中总在默背着圣经,他们一心以为上帝可以佑他们一方平安,可如今遭个家破人亡,自然的,怒火全都发泄在这个代表上帝的地方。
  韩信在一旁失魂落魄地盯着外边纵横错乱的尸体,嘴里喃喃道“都是我不好....我为什么会犯困...明明....那么努力.....为什么”他的手抱住了头,眼眶微红。
  我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一时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心中像是有什么堵着,使我喘不过气来。我强忍着,走过去轻拍他的背。谁知愤怒的百姓竟把怒火冲向了他身上
  “说是每夜巡逻,保护我们,怕每天都在偷懒吧!”
  “不是说....上帝会保佑我们吗....”
  “你还我爸爸!”
  “罪魁祸首!巫师转世!把他钉起来,烧了!!!”
  我不知所措地看着暴动的人们,看着他们眉宇间透出的戾气,一种不详的预感在我心中升起。我想起了韩信说的那个梦。我挡在韩信面前,我要尽我最大的力,阻止这一切。韩信已经崩溃,他用颤抖的声音在我耳边说
  “你走”
  “不要管我”
  “这本就是我的错”
  “我要...赎罪的啊”
   我猛地回头,对上他空洞的眼。他用尽了力气推开我,暴动的百姓架着他拖到处理女巫的刑场。
   一瞬间,我感到无力,我追着人群,声嘶力竭地,一遍遍呼着他的名字。
  我眼睁睁地看着钉子狠狠钉入他的手腕,他一声不吭,像个木偶。我几次想冲进人群救他出来,可一次一次被人制住,我几乎要发疯,可我的身份不允许我伤害百姓。
  点上火的那一刻,我拼劲力气,喊道:“重言!!!”那是我第一次呼他的字,也是最后一次。
  泪水满了眼眶,模糊了视线,恍惚中,我看见他似是笑了。
  那样的自嘲,也许还有无奈。
  那个梦,终究实现了。
  终究什么也不剩下。
  教堂,毁了;信仰,不复存在了;连自己喜欢的人,我也留不住。
  何等讽刺。
  人群散去,我只看见一堆的灰烬,微风拂过,撒向凡世。
  已是夕阳西下,残阳似血,只是这座小镇,怕是已经没有真正的血液了吧。被愤怒填充的血管,不若没有。
  抑制不住的,眼泪滴入灰烬,混合着他的骨灰。
  “很讽刺吧”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猛地回头,银发的男人靠在一旁的树上。
  “嬴政”我几乎要疯掉,“你来这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快滚!”
  嬴政轻笑,并不理会我的话,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努力了这么久,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不但什么也没有得到,还失去了一份如此宝贵的感情”
  我看着他
  “人类啊,就是这样,只记得别人的错误,恩将仇报....”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压住心中的情感,问道。
  “不说什么,只是来告诉你,人类如此忘恩负义,你不必再为他们操劳”嬴政笑道,“或许,吸血鬼更适合你。”
  我一惊,继而所有的负面情感全部涌了上来。
  “好啊”

  最终,他把我变成了吸血鬼。
  那个曾经我最讨厌的样子
  我终于明白,韩信说吸血鬼会毁灭人类的说法完全错误。
  是人类,毁灭了自己。

  我德古拉伯爵,回来了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