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祭ˇ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开学要好好学习啦

20fo贺文!

@黎猜的小小号 点的女装邦x社会信
真的不会写女装【绝望】
于是擅自改成女仆邦x社会信【理直气壮】
真的是邦信!
ooc到天上!
私设信是一片区混混的老大√
微亮瑜扁庄
韩信第一视角【第一视角超爽】
——————————————————————————
   夜晚,我独自在幽僻的巷子里走着,不时回头,细听巷子里几乎微不可闻的脚步声。
   我知道有人跟踪我,也许还不止一个。
   我的脚步快起来,一个侧身闪进一个狭窄的胡同,把自己隐藏在黑暗里。
   那人似是慌乱起来,脚步声越发清晰。一个黑影闪过胡同口,我思量着时机已到,冲出胡同,扑向那人的背影。
   “啊!”那人惨叫,我听着这声音,谜一样的熟悉。我把他的脸扳过来,“诸葛亮?”诶哟我去,怎么是他,吓死爸爸了。想着就从他身上跳下。
   “你劲可真大,要学会温柔知不知道,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他揉着磕到地上的鼻子抱怨道。我实在不想和他扯皮,“大晚上的跟踪我,有事?”“什么叫跟踪,我看你鬼鬼祟祟的也不敢直接上去拍你啊。”他顿了顿,问道:“走个路都这么谨慎,是不是又出事了,这次打谁了又?”我叹口气,想起那个被我打的屁滚尿流的怂包,逃跑之前还跟我放狠话,本来不该怕的,但道上人都说他后台硬,可不得小心点。
   我懒得和他解释,没好气道:“有屁快放。”
   诸葛亮听了并不恼怒,反而笑道:“我说,做个交易怎么样?”
   “什么交易?py交易我可不干”
   “emmm,也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样,你不是这片混混的头儿吗,你帮我办事,我送你个好东西。”
   有意思,我挑眉问他:“什么事?”
   “帮我偷鲲,就庄周那条蓝色的大鱼,好不好?”
   ???
   这是什么操作???
   “是这样,”他又笑了,“公瑾最近总是吵着要烤鲲,你看你打【tou】架【kun】技术那么好,拜托了。”
  ....md死给
  我想拒绝,毕竟谁也不想鲲没偷到反而弄得一身风油精。但转念一想发现不对,偷鲲这么爽的事不偷白不偷,还有报酬!想想都美滋滋啊嘿嘿嘿。
  于是我霸气【bu】地一甩手:“没问题!”
  诸葛亮满意的点点头,幽幽说道:“拜托你了,还有,报酬,我送到你家里去了。”
   “你绝对会喜欢。”


  莫名其妙。


   回到家,像往常一样,两层楼的小洋房依旧黑灯瞎火。我推开门,想着最近手下人的动向,突然,整个房子的灯啪的一下都亮了。
   说实话我第一反应是跑,因为我觉得下一秒就会有一堆找我报复的人拿着一堆砖头砸我。
   但事实上刺眼的灯光让我一下反应不过来。我渐渐适应光线,就看到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大妹子【?】站在客厅里。
   为什么说是大妹子呢......我看着她比我还高一截的身材,慌了一下。
   “主人,欢迎回家。”她开口。小声但是炒鸡甜啊啊啊!!!要死要死。
   “主人,”大概是察觉到我的不对劲,她问道,“你怎么了?”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收拾起自己的快要被甜炸的心情,仔细打量他。她的脸很白静,此时却是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头发遮住了一边的眼睛,身材除了高大点,就是......胸平了点。紫色的女仆装显得优雅又成熟,但是很亲切。“诸葛亮让你来的?”我问,要真是他送的那可真够义气。她点点头。“叫什么名字?”
   “刘季。”
   “刘季?好听的。”
   她笑道:“谢谢。”
   她笑起来好温柔啊,诸葛亮你这次可算送对东西了。
   “这样,明早我有事要出去,你在家做好早饭等我回来好吧。”  她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此时已是夜深,我领着她到楼上,给她整理了一间房,她笑着说谢谢。啊.....原地爆炸。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了床,因为我知道要不去早点就会有一堆风油精等着我。
   然而偷鲲比我想像的简单的多。因为去的早,庄周还在房里睡觉,我偷溜进他家的院子,隐约闻到一股风油精的味道。
    ....噫,不得了不得了。

    他们搞gay我偷鲲。扛起来就跑真tm刺激。

    我扛着鲲去找诸葛亮,谁知诸葛亮只是把门半开,草草说了句谢谢就把鲲塞进客厅里。我奇怪的探头,就看到般褪衣裳的周瑜正一脸怨气的坐在沙发上。

   .....我错了我就走。

   回去的路不太平啊。碰上了之前被我打的那个小混混。还带着十几个人。拿着刀的那种。我拼力干掉几个打前锋的,身上已经被砍了好几刀,浑身是血。脑中想的竟然是自己手下的混混怎么没这么拼命。

   不能再耗下去了,趁着场面复杂,我瞅准这群人中的缝隙,一矮身穿了过去。我闷着头一直跑到家门,跑的我快吐了,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带血的手急促地敲门。同时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他们一直跟着。
  门开了,我眼前发黑,一头栽倒下去。


   刺痛。
   我猛地睁开眼,正好对上刘季的眸子,她的眼睛是紫色的,静谧而深沉,让我一下安心不少。她也正拿着沾了药水的棉球看着我,同时我也发现自己裸着上半身躺在沙发上。她笑道:“你醒了,没事吧?”笑容依旧那么好看,只是声音.....粗犷又有磁性是怎么肥四?
   “我没事,那些人呢?还有你的声音?”
   “那些人啊,被我打跑了啊。”
   “嗯???”哇这个就很可怕了。
   “他们很弱啊。”她看了一眼门外,“待会我还得把他们拖走,占地方。”

   门关着,我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我知道一定很可怕,于是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一个弱女子.....嘶”没等我说完,她给我上药的手一个用力,我疼的倒抽冷气。
    “弱女子?”她挑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把棉球丢在一边,一只手撑在我的头侧,用低沉的声音道“你是真傻假傻,我是男的。”说着扯下头上的假发。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反应不过来,本能的就想推开他,可是身上的伤一动就生疼,像是重新被砍了一刀。

   “那你的声音?”我不解。
   “变声而已,在喉咙上插根针就好。”
   “我说,”他欺身而上,“其实我不会做饭,但是我饿了。”
   “我先吃你好不好?”
   我的脸直烧,喊道:“刘季你个变态....唔”
   话未说完,他直接就吻了上来,娴熟的撬开我的牙,缠绵着,不可抗拒。
   一吻终了,他在我耳边轻声说道:“记住了,我叫刘邦。”
   “你看我帮你处理了这么多人,怎么报答我?”
   “所以还是把你吃了吧。”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