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祭ˇ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开学要好好学习啦

甜豆浆

看题目就知道很甜啊x
一如既往的ooc
—————————————————————
   “嗡——”
   韩信捏了捏眉心,听着从厨房传来的噪音,老式豆浆机的噪音在两人合租的小房子里回响。翻了个身坐起来,透过窗帘缝隙看见外边还未全亮的天,在床上坐了半天,终是揉着眼从卧房来到客厅。
   “哟,韩信,起来啦,你等会,早餐快好了。”厨房里的刘邦围着围裙摊着鸡蛋,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打哈欠的韩信。豆浆机的噪音混合着刘邦的声音,韩信听着有些不真切,迷糊地“嗯”了一声,转身瘫到沙发上思考人生。迷糊了一会,韩信像是想起了什么:“喂,刘邦啊,你什么时候发工资啊,换台豆浆机呗,可吵死我了。”刘邦笑道:“没那么大声儿你起得来?不换,要是哪天你瘫在床上死都叫不醒怎么办。”韩信嘿嘿笑了两声,刘邦端着两碗豆浆放到餐桌上:“别瘫着了,来吃饭。”韩信应了一声,走到餐桌前盯着豆浆发了会呆
     “刘邦啊,你是不是又没放糖?”
    刘邦笑笑:“呀,被发现了呢,你怎么知道我没放糖?”
韩信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啥时候放过糖?说了无数次了,豆浆我要喝甜的。”说着刘邦就从厨房里拿了糖罐出来:“我的锅我的锅,呐,自己加,明天,我保证,绝对不会忘了。”
   韩信接过糖罐,“这句话说过多少次了,真是。”他看了看罐子里所剩无几的糖粒“而且,没糖了。”
   “啊....”刘邦尴尬地笑笑,接过话,“没糖了是吧,我下午买去,明天一定让你喝上甜豆浆!”

    第二天的早晨。

    厨房里并没有出现因豆浆机叶片摩擦而发出的噪音,太阳升的老高,刺眼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射进灰暗的房间里,韩信抬手遮住眼适应光线。似是忽然想起什么,手慌乱的向床的一边探去。

   没有摸到熟悉的温度,只摸到一个冰冷的相框。韩信的心像是被一道迅捷的闪电劈过,只有一瞬,但确实令人后怕。将相片举至眼前,黑白的,相片上那人依旧笑得欠抽。泪水模糊了视线,因为躺着才没有落下。韩信紧搂着照片,闭上眼,几滴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流出

   “刘邦啊.....”
  

  “你今天的豆浆....”

   “又没放糖哦”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