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祭ˇ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开学要好好学习啦

巧果

当作是七夕贺文吧,七夕快乐!

不知道要什么题目所以瞎编的(。

依旧小学生文笔,ooc归我

--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

 

 高长恭倚在一棵半枯的胡杨树上,盯着几片摇摇欲坠的枯叶发愣。微风吹过,一片枯叶从枝头飘落,在空中打了几个转,落到地上。恍惚间,他隐约瞥见一个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

  本能的举起臂刃,却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长恭,找到你了。”

  是李白啊。高长恭松了口气,放下手臂:“何事?”李白立在树下,晃晃手里空空如也的酒葫芦:”在外边疯够了,回长安取些酒。帮你带点儿?今儿过节呢。“

  高长恭望向远处长城的方向,冷笑一声:”你们大唐的节日,与我何干?“

  李白”欸“了一声,纵身跃上枝杈,夕阳橘红的光勾勒出眼前人的轮廓,斑驳的树影打在身上,倒有些失真:”权当陪我,七夕佳节,不愿独酌。“高长恭不语,李白继续道:”长恭可知,大唐有一美味,名曰巧果?“那人轻轻摇头,李白笑笑,跃下树:”给你带点“便又不见了身影。

 

  高长恭叹了口气,头向后靠去,望着天空掠过的孤雁,似是笑了笑,闭上眼。

 

  七夕么?也好。

 

 

  夜幕降临,月色怡人。

 

  李白抱着一小坛酒回来时,高长恭已经倚在树上睡着了。一向浅眠的高长恭,也会有这副模样。李白轻笑,轻盈地跃上树枝,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人的睫毛微颤着,少了往日那股令人不敢靠近的气势,可爱得紧。

  李白轻戳他的肩膀:”长恭?“高长恭猛地睁开眼,看了看一旁忍着笑的李白,惊异于自己何时如此毫无警惕,倚着树都敢睡着。

    ”长恭啊,“李白晃晃手里的酒葫芦,“喝点儿?”

  “.....嗯”回过神来,从口罩里传出的声音有些沉闷。

  “来,”李白利落地撕开坛子的封口,灌满了酒葫芦,“上好的桃花酿。”

  高长恭接过葫芦,李白就笑:“你若如此,怎能喝酒?”说着就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探去,熟练地取下那人厚重的口罩,俊俏的脸从口罩后露出,桃花酿的清香也瞬间涌入他的鼻腔。李白盯着他就笑,他并不理会,独自灌下一口酒,清冽回甘,果真好酒。

  李白从兜里掏出几块用纸小心包着的糕点,个个玲珑精致,挑出一个递给他:“巧果,御膳房给武则天准备的,尝尝。”

  他的手腕上有道伤,新鲜的,血浸到了袖口,明显是飞镖所致,高长恭看了一眼,皱眉道:“偷的?”

  李白“嘿嘿”地笑着:“瞒不过你。没办法,那小耗子犟得很,说甚都不肯给。尝尝吧,女帝才能吃的。”高长恭接过,静谧似海的眼里难得的有一丝波澜。咬了一口,绵软清甜,当中还嵌着些许玫瑰花瓣,和着那桃花酿,着实令人心旷神怡。

  “太白,”高长恭开了口,“高某不明白,大唐美女如云,佳人美酿,共度良宵。太白兄为何偏偏找上高某?”

  李白不语,而是看向远处,几盏不甚亮的孔明灯升起。

  “长恭啊.....”

  “你问我,为何偏偏找上你?”

  “纵然大唐美女如云,又有哪个及你这倾城之颜?”

  “若有朝一日,你放下仇恨”

  “我愿带你去看,那长安城的万家灯火。”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