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祭ˇ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开学要好好学习啦

玉坠 一

尝试写长篇
就想写写小白龙
这篇没有小白龙,大概下篇会有

   刘邦是沛县臭名远扬的痞子。
   起码见过他的人都这么认为。
   花天酒地,一事无成,以及身边时常绕着他转的一群狐朋狗友,导致同邑的乡民总把鄙夷的目光投在他身上。
   他很早就注意到了街坊的眼神。
   太灼人了。
   怎么说呢,就像是自己去朋友家喝酒,胡吃海喝一晚上后朋友老婆看自己的眼神一般。
   嗯,很确切的比喻。刘邦如此想着,笑了。
   那就看回去呗,尬不死你。
   这样做的结果是,刘邦除了是个地痞,还被冠上了流氓的标签。
     但他决不承认自己看回邻家小姑娘的眼神真的很像个变态。

   嗯,不想了,肚子饿了。刘邦抬头看了看落日的余晖。现在该想想晚上该到谁家蹭饭吃了。

   起码找个没媳妇的。

   刘邦随手折断路边的草根,含在嘴里,手抱着头。
    张良吧,他想,也许还能蹭到酒。盘算着便加快了步伐。
   “诶哟我去。”突然被什么绊了一下,刘邦啃了一嘴泥,草根飞到一边,几个路过的人都捂着嘴笑。
    “这啥玩意?”回头看,只见路上横斜出来的一小段树根,刘邦骂咧着站起来,回踢了一脚,走进时,却见树根下方的空隙里,有什么东西正反射着夕阳的光。
    刘邦走过去,蹲下,捡起来,发现是块石头,乍一看是橘红色的,仔细辨认才发现石头本身是乳白色的,表面雕着繁杂的花纹,残阳照射在上面,凹凸不平的表面折射出深深浅浅的橘红。刘邦越看越喜欢,尽管夕阳的光线并不足以他细细打量,但他就是喜欢得紧。
    小心翼翼地揣进兜里,打算晚上让张良看看。想着心情又好起来,轻哼着小调来到张良的小屋。
   

   已是酒过三巡,刘邦脸色微红,随手从怀里掏出那块石头,向张良炫耀着。张良倒还清醒,接过在油灯下细细打量,轻抚上面的花纹:“这是块玉啊,刘邦。”
   “玉?”刘邦瞬间酒醒了不少,“不是石头吗?”
   “你见过谁家在这么小的石头上雕条龙?”张良叹了口气,心说我怎么会有这么傻的朋友,“你可捡到好东西了。”
   “哟呵?”刘邦来了劲儿,抢过来,“就这,听说很值钱?那我岂不发达了。”话刚说完他就后悔了。因为那块玉实在是好看。白得没有一丝瑕疵,上面雕的龙栩栩如生,设计得极为巧妙,在油灯的映照下各种阴影显现出来,一层一层,有深有浅,如水墨画一般,好看的紧。
   张良早就看透了他:“再值钱,你舍得卖?”刘邦只是嘿嘿笑着,又摇了摇头,岔开话题:“欸张良这咋没肉了,我去切点来。”张良觉得好笑,又拿过那块玉,让它在不同方向的光线照射下不断变化阴影,仿佛知道了刘邦一眼就喜欢上的原因。
   单是光影的变化就迷的他不释手。
   “咝——”是刘邦的声音,接着他就跑出厨房,语气微颤着:“我去,子房,你家刀不听话啊,咬了我一口。”刀在手指上划了道口子,不大,但是深。
   张良摇头,叹口气:“你坐着,我拿药酒来。”
   “欸好,你可快点。”刘邦倒抽着冷气,坐到张良之前坐的位子上。受伤的地方已经开始麻了,伤口冒着血,几滴血顺着手腕流下来,留下几道可怖的痕迹。
   “啪嗒”一声清响,是在自己手腕下发出的,刘邦挪开手,发现是那块玉,原本光滑无瑕的表面滴上了血。刘邦看着惋惜,抬起另一只手想擦掉,手刚碰到白玉,玉突然就发出了光。
   那光不是从玉的内部散发出的,而是一团光,从玉的表面突然升起,又迅速跳到了地上。光团越变越大,成了个人形
    刘邦傻了眼,想惊呼却叫不出来。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