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祭ˇ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开学要好好学习啦

关于段考

被吞了两次orz
昨天晚上赶的双十一贺文(?)
并不知道我到底想表达什么
就是想吃点糖嗯
但是貌似有点烂尾了【瘫



        在学校官网上查到数学成绩的一瞬,高长恭愣了好一会。
    几次刷新页面确定不是网络延迟出现的错误数据后,他抬起脚踩掉地上的电源,电脑瞬间黑屏。靠到椅背上,望着天花板,白炽灯的刺眼的亮光使他闭上了眼。
    120的卷子只考了71。
    过了良久,他叹了口气。
    连72的及格线都没到啊。
    心里极度压抑,像是胸骨突然收缩,挤压着心脏,使他喘不过气来。高长恭清楚的记得,交上答题卡的时候,他就知道要考砸了。可是,怎么会不及格。
    他想起之前动辄一百一十几分的数学成绩,以及稳居班级前五的名次。现在这样的成绩,从前他以为很遥远,如今却如一块巨大的横石重重地砸在他头上。
    自己真没用啊。
    就是个废物。
    有一瞬间,他想死。
    甚至在这个念头闪过的同时,他已经想到了好几种自杀的方式。


    算了吧,你不敢的。
    自嘲的笑笑。上次有这种想法,是什么时候呢。
    啊,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时没有一天是不想死的。极端黑暗的一段回忆。
    他皱了皱眉,眼眶已经微红。其实他也是个内心细腻的人。深吸几口气,强压着快要被意识揉碎的心脏,拿起手机,划开屏幕,找到特别关心
   “太白,多少分。”
    他知道这无异于给自己更大的打击,但此时,他只想找个人说说话,仅此而已。
    几乎是秒回,高长恭发完信息刚想关掉手机,特别关心的铃音就响起。
   “啊,不太好呢,74。你呢?”
   “和你差不多。”
   “嗯哼?我猜猜,80还是90?”
   “那是差不多吗?”
   “啊哈哈哈,我数学不太好,你知道的。”
     高长恭灭了屏幕,他知道李白是故意开的玩笑。这种说话方式有个好处,就是当对方的成绩比你预计的高时,你可以顺势对对方一阵吹捧。可问题是,现在他的成绩远比这低啊。
     他趴到床上,之前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又涌上来,心脏像被扔进洗衣机,搅了一遍又一遍。
     突然他就想到,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像个娘们似的。成绩这种东西嘛,时高时低,不好说的。
     这么对自己说着,他再次划开屏幕,发现李白已经发来一句“怎么了?”刚才他一直在演内心戏,完全没有注意到。
     这时李白又发来一句“没考好么?”
     他犹豫了一会回了个“嗯。”然后把手机关机,翻个身睡觉了。


    果然不可能睡好啊。高长恭看着镜子中自己的黑眼圈,晃晃头,顺手拿起桌上的面具戴上,睡过一觉后心情好了很多,但前一晚的心情多少还是有点影响。草草给自己不算太长的头发编了短辫便上学去了。
        


    去的很早,校园里冷冷清清,稀稀拉拉的几个早到的学生在校道上走着。
    李白来的早,还是他的后桌。高长恭一坐到座位上,李白就猛戳他的背,“长恭啊。”
    他转过去,就听见李白“哟”的一声,“没睡好啊。就知道你睡不好。”高长恭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李白就笑:“你什么性格我不清楚?你啊,就是想不开。还有,”李白拽拽他有些杂乱的辫子,“梳个头能梳成这样,你是傻的吗?”
    高长恭不想理他,又转过去,李白怕自己惹到他了,忙道:“欸你别,我开玩笑的啦。那既然你转过去了,我帮你梳呗。”
    高长恭还没来得及拒绝,李白便熟练地拽下发绳,衔在嘴里。没有梳子,他只好用手抓。李白的手指没入他的头发,发丝如丝绸一般顺滑,带着一股特别的清香。
    李白有些着迷,手上的动作轻了许多,又慢了许多。从唇间取下发绳,李白缓缓道:“长恭啊,有些东西呢,也不是那么重要,比如说这个成绩啊,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你想再多也没有用的....”
  “嗯”未等李白说完,高长恭便打断了他,“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好没用啊。”
      “.....”李白有些接不上话,想了一会,道:“你有我啊,有我就够了啊。”
        带着口罩看不见表情,但李白敢肯定他绝对笑了,“你刚才说的,很多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可明知如此,有些东西,我还真放不下。”
   “比如?”
   “比如,你啊。”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