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祭ˇ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开学要好好学习啦

听说龙生九子?

   “韩卿啊,”空旷的大殿内,帝王撑着头高坐在龙椅上,“孤问你,如今孤为天子,与传说神龙相较,可平起平坐否?”

   韩信抱着拳,此时头更埋下去些:“帝乃天之骄子,自然是可。”

   “你倒是会说话,”刘邦打了个哈欠,“孤听说龙生九子,可细算来,孤目前仅有八子。”
    “臣听闻戚夫人深得皇上宠爱,皇上与之再育一子也未尝不可。”
     刘邦缓缓站起,一步步走下阶梯:“戚夫人怀胎要十月,孤可等不起。且殿内仅你我二人,韩卿不必如此多礼。”
    韩信闻言,抬起头,帝王已经缓步移至他跟前。“那皇上的意思?”
    “孤的意思啊。”刘邦又往前走了几步,逼得韩信连连后退,最终后背抵到大殿漆红的支柱。
    刘邦俯下身去,快碰上他的鼻尖,然后又猛地错开,跟他咬耳朵:“孤现在就想添个皇子,殿内就你我二人,不如......”


   “你现在叫声爹给孤听听?不会有人知道的。”

   韩信:今天的刘老三依旧那么欠打呢【笑

评论(23)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