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祭ˇ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开学要好好学习啦

玉坠 二点五

几个月没写这个了,先水一章找找感觉【?

前文戳    

 

 

   “玉坠?”刘邦接过韩信手中的白玉,突然想到什么,“你刚才说,这绳子是你的尾巴,那我要戴着,噫,怪瘆人的,不戴不戴。”说完还嫌弃地往后退了一步。

   韩信有些不满。尾巴对龙来说极为重要,可以作为一条龙身份的凭证。况且,一条没尾巴的龙,就好像秃顶的人类,光是想想就好笑。现在他轻易将尾巴挂在一个陌生人脖子上,结果还被嫌这嫌那,着实令龙不爽。

   不过以上想法韩信只在心里过了一遍,毕竟他现在相当于在求人。他现在还没地方落脚,送出这个玉坠的潜台词就是:收下这个玉坠,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了。

   于是他又走到刘邦面前,踮起脚,把玉坠往前送去,快戳到刘邦脸上,然后努力用眼神传达出一种“一定收下,不准违抗”的信息。

   张良是聪明人,只一眼就看出韩信的意图,不禁笑起来,然后又憋着笑劝刘邦收下。

   刘邦在两股势力的挤压下投降了,接过玉坠,把绳子放在油灯下照照,发现上面还带着鳞片,但却摸不出来。他望望张良又看看韩信,踌躇了一会,戴上。

   此时已是初冬,雪还未下,北风倒呼呼的吹得欢快。刘邦本想着这绳挂在脖子上定会很凉,毕竟这表面还覆着龙鳞嘛。但他真正戴上后发现并非如此。绳是有温度的,一种接近于他体温的温度,加之光滑如绸的表面,感觉还有点.....舒服? 他又伸手摸了摸玉石,发现也不冰手。

   神奇哦。

   于是刘邦摆了几个自以为帅气的姿势,在遭到韩信和张良的一致嫌弃后仍自我感觉良好。“虽然....嗯,不过戴上了就别摘下来了。”韩信说道。张良一度怀疑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到底是不是个小孩子。

   不对哦,他可是龙。张良一脸了然的样子,如果是龙的话,长这么大年纪一定不会小。“小白龙,我问你,你今年多大?”

   韩信突然被问了这么唐突的问题,一时反应不过来,啊了一声就扳了半天手指头:“嗯.....记不清了,大概是500岁?”“......哇。”刘邦发出感慨,他还没见过500岁的.....小屁孩?今天真是神奇的一天。

   张良确定了自己的结论,倒也没说什么,望向窗外。早已是夜深,云半掩着月,仅剩的月光勉强照清了路。“不早了,你们该走了。”

   “什么叫我们?”刘邦反应不过来,“你要我带这个500岁的小屁孩回家?”

   “不然呢?”张良耸耸肩,又指指刘邦胸前的玉坠,“人家可是送你礼物了的,不打算报答一下?”

   “....啊”刘邦低头看看胸前的白玉,又望望努力显出一副可怜巴巴样子的韩信,“....成呗。”

   计划通。韩信想。

   临出门前,刘邦还顺走了张良家的草帽,扣在韩信头上,遮住那个被他称为角的东西。“.....喂”张良无奈,刘邦头也不回转身就走,只挥挥手:“不还啦。”

   来到刘邦家的韩信后悔莫及。他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家徒四壁。他实在不能想象刘邦是怎么在这个四面漏风,勉强可以说是房子的地方活下来的。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