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祭ˇ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开学要好好学习啦

来打一架吗兄弟

刘邦独自走在街上。夕阳是血色的,天地间只剩下两种颜色,红和黑。



他吐了个烟圈,随手将烟丢在地上,一侧身进了一个死胡同。烟屁股和天还是一个颜色。



“妈的,跟丢了。”韩信有些懊恼地站在胡同口。整个胡同直通到底,连个垃圾桶都没有,一览无余。



能去哪呢。



韩信往里跨了一步,突然发觉两边的围墙其实并不高。猛抬头,刘邦果然蹲在墙头上,脸隐没在阴影里,与周围的血红形成鲜明的对比。



下一秒,刘邦一跃而下,挡在胡同口,左脚碾灭烟头:“诶呀,忘了没熄。”又抬头看看韩信:“哪来的小猫?”



刘邦背着光,韩信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将手按在腰间的匕首上。



“项羽派你来的?来打架啊?”刘邦看看周围,笑了一下,“就你一个?”



是在嘲笑他么?韩信瞬间抽出匕首向前刺去。刘邦一个侧身躲了过去。韩信早料到刺不中,刚才一刀只是做做样子。他将匕首朝刘邦躲避的方向刺去,手从他脖颈后绕过,刀刃直抵刘邦下颔。



“有两下子嘛,小猫咪。”



“我不是猫。”韩信磨磨牙,突然手腕一阵剧痛,松开了手里的匕首。刘邦将匕首踢远,紧捏着手腕关节的手指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又将另一只手钳住韩信的胳膊猛地来了个过肩摔。



韩信摔的够呛,强撑着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这下他不敢轻举妄动。实际上他没了匕首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刘邦饶有兴味地看着他:“狼狈的小猫。还打吗?”



韩信瞪着他,绷紧全身的肌肉。



“你不打,我可来咯。”刘邦突然跳起,蹬墙借力跳到半空,朝着韩信的肩膀用力踹去。韩信调动全身肌肉向后跳去,刘邦落了空,仍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又飞起一脚,正踢在腰上。



韩信差点摔倒,扶着墙,狠瞪他一眼。



“呀,”刘邦突然想到什么,“上次也是踢那的吧,还没好?”



韩信吐了口唾沫,听着刘邦戏谑的语气就来气,也不管什么预判和招式了,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也不管打没打中就又接着一脚。



刘邦在这猛烈的攻势下被打了好几下,嘴角渗出血来。他再次借力跳起对着韩信的胸口猛力一踢,对方站不稳向后退了几步。还没稳住身形,刘邦又绊了他一脚,他直直向后倒去,顺带拽着刘邦的胳膊一齐摔到地上。



刘邦两手撑地,压在韩信身上。韩信腰部的旧伤又疼起来,胸口刚被踹了一脚喘不上气,出了一身的冷汗。



刘邦拎起他的领子,迫使他用手肘半撑地。两人的距离一下近了许多,几乎是鼻尖对鼻尖。韩信甚至能感觉到刘邦喷在自己脸上滚烫的鼻息。



“这就不行了?”刘邦笑笑,“不服啊?那不如去床上打,看看谁赢,小猫咪?”

评论(1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