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祭ˇ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开学要好好学习啦

玉坠 三

开学前最后的挣扎

希望可以看得懂吧,把人分成了魂和魄两部分

-----



“韩信,父王已将你部分修为封在这玉坠里。此番历练,在人间走一遭,你尽管把它交给一个你信任的人。归来后,若力量犹存,你尽可与王兄争这王位。若玉坠破损,修为尽失,待到下任龙王即位,你怕是很难在深海里生存。”老龙王叹口气,“你的魄,与修为一同封印,到了人间,你要想办法取得一人魄,不至于玉坠破损后魂飞魄散。”

韩信跪在台阶下,不解道:“既然玉坠如此重要,为什么要交给他人?孩儿自己保管岂不更好?”

“你若将来做了这龙王,自会明白。帝王,光凭自己是坐不稳的。你要让身边人信任你,让他们心甘情愿为你效力,那么你必须要让他们手里有筹码,比如那块玉坠。等你坐稳了这个位子,不再需要他们时,就该收回筹码,斩草除根了。”......



韩信从梦中惊醒,细细咀嚼父王的话。

筹码给了,现在就差一个魄了。

北风从破漏的土墙里透出,呼呼的响。韩信打了个喷嚏,扯扯被子,往刘邦怀里蹭了蹭。这几日在刘邦家,他算是一夜间从高高在上的王子瞬间跌落成底层疾苦百姓,过上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

找谁不好,偏偏找上这个穷鬼。

韩信是又悔又气,戳戳打着呼噜睡得正香的刘邦:“喂,我们做个交易好不好?”

“嗯.....嗯?”刘邦迷糊着回应,实际上他根本没听清韩信在说啥。

“不回答,当你答应了。”韩信翻身起来,拽过刘邦的手。之前被刀砍伤的地方被张良缠上了几层破布,韩信直接扯掉,空气中瞬间弥漫出一股药酒味。伤口已经结痂,韩信舔舔牙,照准了一口咬下去。

“你干嘛!”刘邦这时才清醒过来,“属狗的?!”

韩信抬起头,牙已变成红色的,刘邦原本的伤口上意外的没有出太多血

“你刚才答应我了啊。”韩信又舔舔牙,诡异的笑了笑。

刘邦一阵恶寒:“答应个鬼啊,我答应你什么玩意?”

“一个交易,”韩信眨眨眼,“对你我都有好处。”

韩信往前凑到刘邦面前,在黑夜里,那双红瞳放着光,不应该是龙的眸子,更像是蛇的眼。

“你羡慕秦王嬴政吗,羡慕秦二世胡亥吗,羡慕尧舜禹吗?”刘邦咽了口口水,点头。

“你想成为帝王吗?”



想啊。谁会愿意过这种能活一天是一天,说不定明天就会被拉去当壮丁永不见天日或者被债主追债打死的日子?

点头。

“这不就好办了,”韩信眼里的红光消失了,退回来坐着,“我可以帮你。”

“就你?”刘邦嫌弃的打量他 , “你除了年纪大了点,长得可爱点以及不是人以外,就你这小身板,能有什么能耐?”

“喂喂,不带这么诋毁龙的。有什么能耐,明天就知道了。”



刘邦又倒头睡去了。事实上所谓的人魄get方式就只是喝点人血罢了。韩信本是想投奔张良的,可惜刘邦好死不死的先在玉坠上掉了血,这下好了,跟初生的小鸡只认第一眼看见的鸡为娘的道理一样,韩信的魂就认定了这个人的血。

先考虑怎么和这个穷鬼生存,这算历练的第一关么。

韩信看着自己从发根到发梢渐渐变得火一般红的头发以及加快生长的身体,如此想到。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