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祭ˇ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开学要好好学习啦

狼说 一

是私设狼妖邦x白龙信
小白龙第一视角
ooc

——————

   我再次在深林里捡到了这倒霉的狼妖。
   它浑身带着伤,晕倒在树荫底下,伤口不再淌血,呼吸也还算平稳。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怎么又是你,换点别的生物不行吗?
   最后还是把它扛了回去,毕竟都是老邻居了。丢它在这指不定从哪来只猛兽把它吃了。这狼好容易醒了,看见我,并不吃惊,摇摇晃晃走到我面前,舔了舔我的手。我以为它在感谢我,于是道:“不谢,下回小心点,我还想捡点别的物种回来。 ”
   它听了似乎很不满,用那白多黑少的眼睛瞥了我一眼,旋即向后一跳现出人形:“你这蠢龙,浪费我感情!我的意思是,老子饿了,有吃的没有?”
   “...饿死你得了!”我没好气道,“老子捡你回来不是为了让你吃空我家的。”
   我起身扯过门口挂着的肉干:“就这些,多了没有。”
   他笑起来:“谢了,小白龙。”说完津津有味地嚼起来,啧啧称赞这肉干好吃啊。
   “老子躺那三天,整整三天没吃饭了。”
   我看他吃了东西,气色逐渐好起来,就问道:“这次又怎么回事,是又被那个倒霉猎人逮着了?”
   他摆手道:“别提了,他娘的,鬼知道是哪些个多管闲事的道士给了他们这种毒液,估计是专治妖怪的,抹在箭头上,一打一个准,短时间内还不能自愈。我死命逃到深林才逃过一劫。我看伤口血流不止,就使了内力强行恢复,结果就疼晕过去了。他娘的,一个陷阱能中两次,这要传出去还得了。”
   我看他还有精力骂娘,就知道他准没事过了一会伤口果然慢慢自愈,恢复如初了。我想起上次在林子里捡到他也是这么个情况,不过那时只中了一箭,还勉强能说话。现在中了不下五箭,还有精力骂人也算没亏待了他五千年的修为。
   “我说,小白龙。”他跷了二郎腿仰面躺在床上,扫了一眼我的小破屋,“你什么时候回龙宫啊?几百年了,那孙猴子都遇着唐僧了,哪些家伙,争个王位能争这么久?”

   已经有几百年了吗?
   我在心里略算了一下,光阴荏苒,早有五百年了。他奶奶的,为了个龙王的位子,当真能争这么久!
   当年龙王驾崩,是突然暴毙(我现在也不明白,什么东西能让龙王暴毙?),遗嘱没立下,太子人选在那时也是龙王刚与大臣议论,还没结果。于是龙王一死,大家立即乱了套,十几个皇子又分成了几方势力,争夺王位,兄弟相残。败的,小命没有;胜的,享尽荣华。
   我在几个皇子中年纪最轻,修为最浅,自然毫无胜算。母后拼死把我救出,只说战争平息时,会说服新龙王看在她的面子上,不再追杀我,让我会龙宫继续生活。
   五百年了,却连一点新龙王即位的消息都没有,看来他们还真是打得难解难分。

   “小白龙?”刘邦在我眼前晃了晃手,将我的思绪拉回。我吸了口气,道:“怕是....回不去了。”
   “为什么?”他不解。
   “我太年轻,他们不能留我。”我喝了口水,“我和他们年龄相差太大了,新龙王要是也像父王一样来个中途死亡,想来他们的后代还不够我打的。”
   刘邦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那你怕是要完。”
   “什么要完?”我心下一慌,他没有理由危言耸听,能让这见多识广的老妖怪说出“要完”,那可能是真的要完了。
   “说你蠢你是真的蠢。你来这林里五百年了,可曾见过这林中精怪被人伤过?这林子虽有妖怪吃人的传说,却也从未见过有妖吃人的。况且在人前我们从不现原形,可这猎户突然想起使用治妖的毒液,还他娘的一打一个准,你就不觉得哪不对么?”
   “....啊?”我一时脑子转不过来,愣了半天。
   他“啧”了一声,弹了下我脑袋:“你这龙脑子怎么长的,好歹也三千岁了吧,龙崽子都比你聪明!我换个说法吧。首先,我们这带的妖没有伤过人,那么普通道士是不会管的,他们没这么闲,那么猎户的毒液是哪来的?其次,我们从未在人前现过形,也就是说,‘妖怪’在村民的世界里是不存在的,谁都没见过,最多只有传说而已。那么村中猎户为何突然带上了毒液?所以......”
   “所以,”我恍然大悟,“攻击你的不会是猎户,而很可能是猎妖人!”
   但如果是猎妖人的话,如何能让刘邦得出“我要完”的结论?按理说这些猎妖人并不能伤到我。
   我的脑子飞快的转了一圈,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不是猎妖人,很可能是猎龙者!”

  
   猎妖人以猎妖为生,典型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除妖讲究快和狠;而猎龙者则是一个特殊职业,这职业是祖传的,爷爷做这一行,父亲儿子也做这一行。
   说是猎龙,实际上龙性刚烈,且大多修为极高,一般猎龙者虽有对付龙的一套,但生擒却实有难度,所以他们在试图抓捕不成后,直接打死。
   很少有人有这个需求。毕竟也没有这么多龙给他抓。
   靠,早听说过猎龙者的威名,这第一次见目标还可能是自己。

   刘邦笑了一下,道:“终于开窍了。猎妖人手段狠厉决绝,被他们逮着一次还能活下来就偷着乐吧。那毒液虽毒却并不致命,也许那毒液不是专治妖的,而是专治龙的。”
   他看着我:“专治你的。附带治治妖。你那些哥哥们可真够狠的。”

   狼说,妖其实不喜吃人,人历经沧桑,皮糙肉厚且不说,满腔血液看起来鲜红诱妖,喝着却苦涩难言;都说妖喜食人心,但人心却污秽不堪,又如铁般冷硬,众妖弃之。

   狼说:“我以为世间只有人心险恶,没成想,龙也一样。”

   我在原地,万分迷茫。

评论(4)

热度(13)